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本人自创九肖公式规律 > 正文

媒体:台湾地区新蔡英文将面对哪些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浏览: 【 】 发布时间:2017-12-09 评论数:

  经过晚间几个小时开票计票,2016年台湾地区选举结果初步出炉,候选人朱立伦已宣布败选,候选人蔡英文获胜。

  在胜选营造的氛围中,这位即将“掌舵”台湾岛内航向的女“船长”,未来并没有太多时间沉醉。她将不得不面对四大难题:两岸议题、经济民生、政军关系、涉外事务。如何解决这些难题,不只关系其个人命运,也将影响台湾民众福祉得失。一招不慎,恐引火烧身。

  蔡英文所在的,至今尚未冻结“”党纲。这就成为该政党与交往互动的障碍。虽然此前内部有人提议“冻独”,不过,蔡英文囿于党内“”基本教义派掣肘以及其自身的认识,低调未予处理。

  这次选举,蔡英文提出“维持两岸现状”的两岸政见,却被外界认为对“九二共识”的态度一直模糊不清。

  之后,她又在最后一场电视政见会上声言,“没有否认1992年两岸会谈历史事实,认同双方相互谅解、求同存异的共识”,“努力寻求两岸都能接受的互动,不会挑衅。”外界认为,这仍然未明确承认“九二共识”核心意涵。

  “九二共识”有那么重要么?答案是肯定的。就在十几天前,国务院台办发言人马晓光披露,1992年,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受权协商。经过当年10月香港会谈及其后一系列函电往来,达成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“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”的共识,后来被概括为“九二共识”。其核心意涵是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,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,从而明确界定了的根本性质。

  李主政台湾的后期抛出“两国论”,时期又提出“一边一国论”,违背两岸“九二共识”,因此,在这段时期,两岸协商中断,一些事关民众福祉的两岸事务难以推进,台海一度遭遇危机。

  2008年以来,马英九当局明确坚持“九二共识”,两岸之间重筑共同基础,才雨过天晴,两岸实现历史性会面,两岸协商达成一系列协议,人员往来不断热络,台海地区保持祥和稳定。

  方面对于坚持“九二共识”、反对“”,立场一贯而明确,从未发生过动摇。在方面看来,若失去“九二共识”作为 “定海神针”,两岸制度化联系沟通机制必然会受影响,甚至坍塌,和平发展之舟就会遭遇惊涛骇浪,甚至彻底倾覆。

  “谁当选,谁倒霉!”台湾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创办人高希均得出这样的结论,他以“无从管理”、“无法治理” 形容当下的台湾:经济萎靡不振,商人的钱往外流......。

  台湾《中国时报》文章指出,自2000年以来,台湾经济渐趋弱化,近年更为严重。原因可概括为:经贸边缘化、产业竞争力下滑、经济结构老化与整体贫穷等问题。

  从经济数据看,台湾元大宝华综合经济研究院去年12月23日下调台湾去年和2016年经济增长率预测值,分别为0.89%和1.93%。尽管台湾当局推出消费提振措施,但因薪资成长放缓,有些企业放“无薪假”,消费者信心下滑,民间消费表现不如预期,民间投资相应下调。

  有媒体认为,“衰退”、“低迷”、“下降”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台当局经济报告中最常出现的字眼。

  经济大环境不佳,必然影响民众薪资水平。台湾就业市场有个“大专毕业生至企业职场实习方案”(22K方案),薪水设定为2.2万元新台币。有媒体称,这个折合人民币4500元左右的月薪,在台湾也只能算“勉强糊口”。十几年前,台湾大学生起薪约2.5万新台币,现在才2.2万新台币。薪水被缩水,物价却上涨。薪资的停滞又导致了人才的流失。

  台湾官方去年11月公布数据显示,2015年全台湾有42万人失业,其中约20.7万人曾获工作机会,但他们当中有一半人觉得“待遇太低”,选择不就业。而2015年台湾就业者平均每月收入3.74万新台币,月薪不到3万元者达335.2万人,占37.93%。

  除了经济总体“大饼”如何做大之外,经济成果如何更好分配,让普通民众更多受惠,也是台湾民众的愿望。尤其台湾年轻人对“分配正义”更加关注。

  蔡英文选前提出了一些政见,比如,重视本地经济,提出五大创新研发计划;提出制定“最低工资法”和“派遣专法”;主打安心居住政策,喊出“八年盖20万户社会住宅”,大部分以“新建”为主。

  2000年-2008年,主政台湾,台湾经济就未见明显改善。如今,候选人再次上台,蔡英文如何解决经济民生迫切问题,外界会以“放大镜”检视。漂亮的政见口号,能否实际拯救经济民生,目前并没有肯定的明确答案。

  此次台湾选举,台湾立法机构代表也进行改选。选战之中,新兴小党林立,这次有20多个政党数百位候选人争取席次。台媒称之为“第三势力崛起”。

  中国社科院台研所研究员王建民对媒体分析认为,未来台湾格局,新兴政党“偏绿”的较多,新兴政党虽会在经济社会政策上与配合,但也会牵制对两岸政策的调整。

  事实上,对“第三势力”也难以把控,面对第三势力投入代表选战,蔡英文喊出“进步大联盟”,却遭召集人婉拒。所以,对蔡英文来说,未来如何做好与“第三势力”的沟通,是她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传统的台湾是与的对立斗争。此次选举之后,这种对立斗争不会立即消失。蔡英文如何处理好与的关系,也是一个问题。

  此外,台军是传统“偏蓝”的群体,“偏绿”背景的蔡英文上台,将成为台军新的统领者。如何面对台军官兵、如何解决未来台军面临的问题,蔡英文无疑费思量。

  蔡英文选前曾宣称要“稳定持续‘国际关系’”、“与全球‘友邦’营造永续关系”等。马英九办公室发言人陈以信曾经批评,蔡如重回当局当年的“烽火外交”政策,将给未来涉外关系带来极大风险。

  陈以信指出,过去执政八年的涉外政策自认为讲究“实力原则”,但结果却让人不敢恭维,还让美国政府认为台湾是“麻烦制造者”,连本人都被拒绝在美国本土过境。

  国际社会普遍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,以“一中”原则来处理涉台事务,“”没有任何活动的空间。时期推动的冲撞性的涉外作为,最终遭遇了失败。

  我们也必须看到,在过去20年尤其是最近10年,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成果丰硕,但失败的案例也不少,一些企业交付了昂贵的学费,有的更为此面临生存危机,还有一些中国工人,将生命永远留在异国他乡。为什么总是中国企业当冤大头?

  既然百度是一个“广告电线杆子”,当然就应该受《广告法》管,承担更多的审核义务,以及事后的连带责任。

  当然,我希望索罗斯的预言是错误的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个都会更好过一点,但问题是,种种的迹象表明,他像一只乌鸦一样总是能准确的预测灾难。如果人类真的再爆发一次危机的话,即使索罗斯去世,我相信他也会从棺材里爬出来,向人类发出警示。

  选前造势现场看似“火辣辣”,实际选情却是“冷嗖嗖”。不少岛内民众在受访时,直接表明不会去投票,而不在岛内的台籍选民此次返台投票的意愿也十分低迷。